来自日山一带的金小聪明

沈昌珉接到李赫宰的电话时已是深夜了,刚从公司出来打算立刻回到他温暖舒适的家。 


“哥,什么事?”沈昌珉在打了个寒颤,现在已经入冬了,首尔的风自然也不会善待他这个玻璃一般脆弱的男子,在心里反思了一下自己怎么把车停那么远,沈昌珉接起了李赫宰的电话。 


电话那头还有些吵闹,李赫宰说了几句话沈昌珉没听清,只是隐约听到了金俊秀的名字。


 沈昌珉已经上了车,车里的暖气让他稍微缓和了一些,他提高了音量,“哥,哥,换个安静的地方说。” “俊秀在我这儿,这小子一直喊你名字,你快点过来。”沈昌珉愣了一下,问清楚地点立刻开车过去了。


 金俊秀他们同学聚会的地方是个比较偏僻的酒馆,沈昌珉找了好一会儿才到了李赫宰说的地方,酒馆很小但此时十分热闹,显而易见二人大部分同学都醉了。 


李赫宰和金俊秀不喝酒是同学们都知道的事,但喝上一两杯还是必需的,李赫宰虽然不经常喝酒但好在酒量还不算不好,但他没和金俊秀喝过酒不知道金俊秀是真的不能喝,几杯下肚金俊秀已经不分东西南北了,一个劲儿地扯着李赫宰给他唱“俊啾星”。


 好在李赫宰没醉,拉着自己这发小打算坐到靠旁边一些的位置,没想到金俊秀刚一坐下就撒开他自己一个人抱着椅背打酒嗝,嘟嘟囔囔说着什么,小酒馆已经热闹了起来,李赫宰俯身凑到金俊秀旁边,金俊秀在喊沈昌珉,声音不大,旁边几个同学都没注意到。 


李赫宰本是想着直接送金俊秀回家,谁料金俊秀认出他不是沈昌珉抱着椅子不肯走,李赫宰只好先安抚金俊秀别让其他人注意他俩,把金俊秀连人带椅子挪到角落之后,他开始给沈昌珉打电话,交代清楚地址后发现金俊秀似乎已经抱着椅背睡着了。


 李赫宰在心里叹了口气,金俊秀以前可不这样,男大不中留啊。


 差不多过了半个小时沈昌珉发来消息说他马上到,李赫宰本以为要更久,他们俩今天找到这个老同学开的小酒馆可花了好一会儿,果然是急了。


 李赫宰刚神游一会儿沈昌珉已经站他面前了,要不是相处这么多年他不一定能认出来,沈昌珉包得严严实实的,帽子围巾还没摘,透着些许凉气,这边的小路车开不进来,看来他是在外面找了好一会儿。 


“我带他先走了,谢了哥。”沈昌珉说着勾起金俊秀的胳膊,没想到金俊秀还是醒了,迷迷糊糊看了他一眼,放开了椅背转而抱住沈昌珉的手。


 “你来了啊,不许喝酒。”

 “不喝不喝,还要送你回家。别抓手,手凉。”


 李赫宰觉得自己受到了成吨的伤害。


 沈昌珉扶起金俊秀又向李赫宰道了声谢,给金俊秀披上大衣搀着他走了。 小路两边灯还有些昏暗,冷风依然不打算放过首尔玻璃男,沈昌珉低头看着还红着脸的金俊秀,叹了口气捏了捏金俊秀的脸摘下围巾给他戴上。


小酒馆离沈昌珉停车的地方还有一小段距离,金俊秀已经清醒了一些,和沈昌珉牵着手走着路上,现在很迟了路上除了他们俩已经没人了,他们什么话都不说就慢慢地走着。


 他们享受过很多在一起的时光,但是像今天这样手牵手走在街上还是第一次,两个人出奇的一句话都不说,金俊秀的小拇指在沈昌珉掌心轻轻地抚着。 两个人停下了脚步,金俊秀看着沈昌珉眼里都是笑意,金俊秀抵着沈昌珉的额头,用鼻尖轻轻蹭着自己恋人的鼻尖,沈昌珉跟他一起笑了起来,回抱住了金俊秀。 


“我们再逛逛?”


 金俊秀没说话,牵着沈昌珉的手慢慢在路上走着,路两边的灯光依然是昏暗的黄色,首尔的风也依然试图摧残现在还待在室外的每一个人,沈昌珉却觉得没有哪一刻比现在更温暖。


 沈昌珉轻轻哼着调子,紧握着的手颤了颤,沈昌珉转头看着自己的恋人,金俊秀从沈昌珉的眼里看到了自己的笑意。


 『多想与你一直走下去 

    在没有尽头的路上握紧彼此的手

    惟愿与你共赴桑榆暮景

    只叹倾尽此生也嫌太过短暂』

他是你视线的尽头,而你是他深藏于心的珍宝

今天也是为卖虾暴风哭泣的一天

他是美好这两个字的实体化

塞班写真的卖虾图真的不多
还是看综艺收获爱情
他们可真好看😍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戳😭
他们真的很了解对方 很体谅对方
我zqsg了

不多说了看图吧 本卖虾女孩在屏幕外流下老母亲一般激动的泪水😭

一边说着不想和昌珉一组一边又说没有昌珉在身边吐槽他偶尔会觉得寂寞 哦莫🙈